您的位置: 小萌情感小站 > 星座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2019-08-12来源:小萌情感小站
马云说,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但是后天很美好。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盘点了那些在黑暗中倒下的高端餐企。(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上))今天,我们继续说说那些,同样定位高端餐企,却成功渡劫的餐饮品牌们。

本文2341字;需7分钟阅读;阅读建议:先收藏后细读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北京宴

1.出师未捷身先死

不同于湘鄂情、净雅、俏江南等品牌,北京宴还没开始辉煌,就被一盆冷水淋了个透心凉。

在餐饮行业摸爬滚打20年的杨秀龙看好高端政务宴席,于2012年12月22月正式创立北京宴。

未料仅仅几天之后,就有了八项规定的出台。

当时北京宴在丰台区的总店面积达1.7万平米,成本高昂,最严重的时候,每天亏损18万。

杨秀龙后来接受采访时感叹,当时真想从北京宴六楼楼顶跳下去,但后来想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定需要经历一些磨难。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杨秀龙

2.转变战略,打造极致服务

眼见高端政务宴席的路走不通,杨秀龙不敢耽搁,迅速转变战略。

由于北京宴成立时间不算长,不像其他高端餐饮老品牌一样,受困于“高端”二字,骑虎难下。

他们不仅顺利地降低了客单,套餐产品也得到了大众消费者的青睐。

除此之外,北京宴还祭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推出堪称极致的“中国式服务”。

即在西方服务标准化的基础上,融合了东方文化,打情感牌做“私人订制”。

杨秀龙认为,中国人吃饭不叫吃饭,而是叫饭局。

从孩子出生的出生宴,满月宴、百天宴、生日宴、求学宴、升学宴、谢师宴、毕业宴、求婚宴、定婚宴、结婚宴、结婚纪念日,银婚、金婚、钻石婚,人生总36个炫彩的片断

北京宴抓住这36种宴会,根据每种宴会的不同而进行深度的私人订制,主打的核心是生活要有仪式感。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北京宴的定制宴席服务

凭借着这种极致的用户体验,北京宴成功在高端餐饮萧条的大背景下业绩飘红,不仅迅速达到盈利,还逆势增开了两家新店。

2015年,北京宴的知名度,因主办明星黄晓明与杨颖的婚宴而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2018年3月,杨秀龙受邀出任俏江南CEO,并被娄刚寄予厚望,期待他能像2013年时一样,力挽狂澜。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小南国

1.从2012一路亏到2016

同样定位高端政务宴席的小南国,虽然远离京城,但不代表不受八项规定的影响。

小南国成立于1987年,2012年在香港主板上市。

然而好景不长,面对时代洪流,这位上海名媛品牌很快便陷入了长达三年之久的亏损泥潭。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小南国自上市以来的净利润情况(图片来自:小南国)

在经历了近一年的调整期后,小南国开始尝试着自救。

2013年,由于船大难调头,小南国成立大众餐饮子品牌南小馆;

2014年,又接连引入国外餐饮品牌Oreno、Boat House、Wolfgang Puck及香港Pokka Café等;

并同时通过管理方式经营了徹思叔叔和米芝莲两个休闲餐饮品牌。

然而徹思叔叔在2014年年底陷入关店风波,米芝莲也不温不火,引入的国外品牌在大陆地区收入为 8279 万元,虽然增长迅猛,但其收入对小南国而言,依旧是杯水车薪。

2.刮骨疗伤,改名后扭亏为盈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15年。

业绩大幅度下滑让小南国痛定思痛,最终决定采取壮士断腕的方式,对小南国旗下所有门店进行梳理与结构调整。

同时,小南国开始构建自己的供应链系统。

2016年,小南国持续关闭旗下部分门店,包括小南国 9 家,南小馆 5 家,Pokka 3 家,管理半径从 22 个城市下降到 18 个。

这次调整成功扭亏录得3497.5万元纯利,年营收达20亿,虽然不及初上市时的风光,但看得出在慢慢恢复元气。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2017年,小南国更名为国际天食(03666-HK),转型初见成效的小南国进一步引入日本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 Doutor Coffee。

对此,小南国的创始人王慧敏直言:“往后肯定是自己的品牌越来越少,别人的品牌越来越多。”

2018年3月27日晚,小南国发布改名后第一张成绩单。

财报显示,国际天食2017年收益人民币19.12亿元,同比下降4.4%;

净利润1.01亿,同比增长197.7%,比2016年增加了近6870万元。

其中针对年轻消费者的大众休闲餐饮品牌“南小馆”,全部餐厅收益实现2.64亿元,同比2016年增长10.4%,可以说是最大功臣。

自此,拥有众多“小号”的小南国,可以说是已经成功完成转型了。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大董:从不食人间烟火,到拥抱红尘俗世

2012年的大董烤鸭,仿佛与同类产业活在不同的次元。

面对市场大环境的改变,中国餐饮业整体跌入深谷,不仅连续三年低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速度,差距也在逐年扩大。

2012年,全国餐企增速只有13.6%,除了2003年“非典”外,创下了自1991年以来的最低值。

再加上2013年禽流感的爆发,以全聚德为首的烤鸭店受到了很大冲击。

在2013上半年,全聚德营收同比下降6.52%,净利润同比下降31.45%,接待客流下降8.47%。

但与此同时,大董却在接连扩店,从团结湖到王府井5.5公里的距离,密集分布着5家店,其中有两家是2013年新开的。

且生意火爆,大众消费占90%以上,人均消费超过450元。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为何会有这么大差距?

过去的中国高端餐饮,虽然由无数华丽的元素堆砌而成,但终究透露出一丝俗气。

尤其是与三公消费、政务宴席联系紧密,总给寻常百姓一种与贪腐“为虎作伥”的负面印象。

而大董更注重于产品的艺术化创新,以打造一系列意境菜成名。

且读sir通过多方查证,发现大董似乎从没有明确表示过将政务宴席作为自身的品牌定位。

两相对比,大董的品牌形象与传统高端餐饮不免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随着整体市场风向的转变,大董及时放低身段,拥抱大众消费者,也给自己积累了不少路人缘。

中央八项规定后的第8年,那些高端餐饮活得还好吗?(下)

小结

自2012年后,中国高端餐饮在转型过程中做了各式的努力。

它们一部分迷失在了黑暗之中,另一部分则艰难地穿越了黑暗,重新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对如今的餐饮企业来说,这些都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提醒着我们,时代潮流总是“顺我者猖,逆我者亡”。

作为管理者是否能高瞻远瞩、未雨绸缪是关系着品牌未来的关键。

这不仅是经济学的态势,说到底更是人文的品味发展所决定的。


高端餐企如今依然存在,你觉得是什么在支撑他们?

欢迎在评论区写留言,与我们互动讨论!

本文作者:小白

本文由小萌情感小站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