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小萌情感小站 > 插花

电影行业出新政,院线兼并重组在即

2019-08-09来源:小萌情感小站


本文作者:黄寅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信息


2018年12月11日,国家电影局印发了《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 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18年意见》),其中对电影院的建设提出了新的目标和激励政策措施,包括电影院建设审批便利、政策资助以及星级影院的评定。



其中,对于电影行业产生直接影响的,莫过于对于电影院线准入资质的深化改革,鼓励按照「统一品牌、统一排片、统一经营、统一管理」的要求投资、收购电影院,字里行间中明示暗示着下一步我国电影院线将引来一波洗牌。


一、电影院线


电影院线(theater chain),是指以影院为依托,以资本和供片为纽带,由电影发行主体和影院组合形成的一种电影发行放映经营机制。其本质是影院的一种辛迪加组织形式,即同一生产部门的少数大企业为了获取高额利润,通过签订共同销售产品和采购原料的协定而建立起来的垄断组织。


简而言之,是指经营者通过掌握相当数量的电影院,在某一城市或地区串联建立起来的放映网,使得某一新上映影片仅在该放映网中的影院放映,形成垄断,从而获取巨额经济利益的经营体制。以万达为例,目前全国各地随处可见的“万达影城”,这些影院所交织形成的分布网络,便是其院线的表现形式。


(万达影城在全国的分布)


整个电影产业链,一般可分为制作、发行、放映三个环节。再细化一些,便可分为投资、制作、发行、院线、放映。院线作为电影产业链的中下游环节,与广大观众的关联最为紧密。由于院线的存在,统一的排片以及规模效应,让影片的覆盖率在一定区域内的排片场次更多,消费者有更多机会接触好的电影作品。


基于这样一种经营体制,院线产业获得了较强的规模效应。在地段繁华的商城中建设现代化影院的租金高昂,而相比之下加盟式院线花费的建设成本更低,加盟之后影院的上座率有更可靠的保证,而上座率的情况将直接影响影院可获得的盈利高低。


我国目前存在的电影院线形式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影院投资公司,比如中影影院投资有限公司,通过持股的方式控制旗下的电影院;第二种是连锁影院管理公司,比如大地影院连锁管理有限公司;第三种是影院签约加盟为主的院线公司,比如上海联合、北京新影联等,向加盟的电影院提供放映的影片,然后按比例分账。


需注意的是,此处所说的电影院线,并不包括近年来异军突起的网络院线,实际就是网络播放平台,例如优酷等,主要为网大、网剧的市场。因此本次新政也并不适用于网络院线。


二、顺势而为的新政


我国的院线发展源自2002年的电影发行放映机制改革。在此之前,各家电影院都是各自为政。从2002年起,国家对电影发行放映机制进行改革,让一定数量的电影院进行联合,组建成为一家可以跨省的电影院线公司。


目前我国院线产处在一个垄断与竞争并存的局面,正是由于处在这样的市场结构,很多院线企业采取了提升竞争力和进行市场扩张的行为。不仅仅是像万达这样的大企业在扩张,很多小企业也在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由此,市场集中度不仅没有提高,反而呈现出下降的趋势。尽管遏制垄断有利于市场竞争,但是同时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院线模式本身所追求的规模经济效应,进而损害了资源配置的效率,不利于市场绩效的提高。


有报道称,经过16年的发展,新政颁布前我国的院线数量已经过多达到饱和状态,即使欲从事院线业务的公司符合国家政策要求,主管部门也并不再新批复院线。由此可见,在政府方面也是倾向于在发展院线产业、提高其竞争能力、增加市场份额的同时,保证院线产业的合理发展。因而本次改革,可谓顺势而为。


在18年《意见》出台之前,在我国既有政策中,有原广电总局和文化部在2001年发布的《关于改革电影发行放映机制的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以及《关于进一步推进电影院线公司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03年《意见》)。其中,对于欲从事电影院线业务的公司,三份文件设立了不同的门槛。以下对这三份文件所列明的要求进行比对: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18年《意见》中用语为「成立电影院线公司」,这并不意味着在公司的设立上新增了条件,对于公司的设立,仅需满足《公司法》所规定的条件即可,而文件中所列举的条件,仅作为从事电影院线业务的牌照从业许可。


可以发现,《实施细则》与03年《意见》的总体要求是相同的。具体而言,《实施细则》以联结的影院数量多少来决定该院线是省内院线还是跨省院线,在年度票房的门槛设置上也仅要求800万与1000万。而03年《意见》基本以相同的设立条件再次重申上述要求,同时新增了以参股、控股形式投资现有电影院线公司或单独组建电影院线公司的要求。在审批程序上,为跨省院线由国家电影局审批,省内院线由所在地省级电影主管部门审批,并报国家电影局备案。


而本次新政,在审批程序上并没有变化,不同的是,新政直接取消了以往区分省内、跨省院线的条件设置,在整体上以控股影院数量和银幕数量为标准,年度票房门槛的设置上也直接提升至5亿元。这样的提升,可以看出这10几年来我国电影市场规模与产值的快速发展。


但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统计显示,目前能够达到要求的公司并不多见。2017年全年票房突破5亿的影投公司仅有15家。而到了今年,截止12月19日,全年票房突破5亿的影投公司共18家,包括万达、大地、横店、CGV以及金逸等(数据来源于:数娱工厂)。


对于尚未满足条件的公司而言,想要在电影院线行业中分一块蛋糕,便需要通过兼并重组或者与更多的影院形成合作。这便通过提高准入门槛的方式,迫使市场做出调整,以实现18年《意见》中所设立的要求与目标。


而在兼并重组以及合作的过程中,除了有关票房与规模的要求外,18年《意见》中的第(4)(5)项同样值得注意,在资质审查的过程中需要留意所合作的影院是否存在相关违规行为,且即使该违规行为发生在3年之前,同样需要留意处罚期是否已满,处罚措施是否已执行完毕以及是否整改到位。



(申报成立电影院线所需材料)


三、年检制度定期洗牌


配合「鼓励电影院线公司依法依规并购重组」的目标,18年《意见》新提出了「电影院线年检制度」,对于严重违法违规经营且整改不利的影院将被取消其电影发行放映资质,长期管理不善、经营乏力的院线公司则实行市场退出。至于退出的机制新政中并没有指明,那么关闭、清算、破产、重组等方式均可被视为可采取的模式。


年检将每两年进行一次,跨省院线由国家电影局负责年检,省内院线则由省级电影主管部门负责。需注意的是,年检制度是与奖惩、退出机制一同被提及,但目前在新政中仅规定了如何进行惩罚,奖励机制尚未明确,或许未来年检的结果便将是奖励的重要评断依据,而奖励的具体机制应当尽快予以落实,奖惩并进,以顺势促进发展。


四、内参叔曰


除了对于传统电影院线,本次新政同时强调了对特色院线的发展,包括人民院线、艺术院线、校园院线和点播院线,在具体的鼓励措施出台后,这些院线或将成为新的商机点和电影产业发展动力所在。而对于中小型传统院线,市场退出并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商业规律中正常的一个环节,所有的市场主体都有诞生与死亡的过程,在合适的时间选择合适的退出方式,有利于其将资金再次投入优势领域进行发展。退出也许意味着暂时的阵痛,但新政对于电影院线产业而言,应当是利大于弊,在市场洗牌之后,重新整合的院线将拥有更强大的竞争实力。在整合之后,如何为消费者提供更有竞争力的服务,是需要思考的课题。


参考资料:

【1】查子浩:我国院线产业组织分析

【2】宗桂桦:中国电影院线产业组织分析

【3】数娱梦工场:电影局新政收缩院线牌照,未来新增2万块银幕引忧虑


本文由小萌情感小站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